愛冷CP

我喜歡的是全部的你(奇怪的名字)

晚來的點文 久等了\(*ˋω ˊ*)/


御幸和澤村都是大學生設定,不同校。


今天是和御幸交往的四年紀念日,兩人因為礙於不同校的關係已經許久沒有見面了,最多也只是講講電話想念對方,身體的一時燥熱也只好自己排解,卻在發洩之後感到無比空虛。


然而今天這個難得的假日,兩人早已相約好要好好約會一整天,澤村一早比鬧鐘還快醒來,圍好了圍裙,從冰箱裡不停拿出食材,前幾天回家鄉長野向母親學做菜,目的就是為了兩人的四年紀念日讓御幸嚇一跳。不停竊笑不停炒著菜,不久後,澤村非常滿意地看著自己的作品。


因為離兩人見面的時間還有一段時間,澤村決定先去沖個澡。細心打扮後,提著便當出門。


果真在兩人相約的地方看到了御幸,御幸的前面站著幾名女生,雖然御幸完全沒興趣地不理會她們,但女生們卻還是能自顧自地high。


澤村躲在人群中,撥了通電話給御幸。御幸馬上接起。


「喂,榮純你到了嗎?」原本表情略帶不爽的御幸,一遇到有關澤村,心情就會變得很好。


「嗯,我在………」澤村發現那群女生看到御幸接起電話之後變得溫和了,大概是自覺是女朋友之類的,就興致缺缺地離開了。


「在?」御幸看到女生們離開之後鬆了一口氣,澤村開心的切斷通話,引來御幸的緊張。原本打算撥打回去,但看到躲躲藏藏的澤村在人群中露出的頭,馬上停止了念頭。


澤村還不知道御幸發現自己,還打算偷偷靠近御幸嚇他一跳,卻沒想到御幸突然往和自己的反方向走開,現在反而是澤村緊張了。御幸走的很快,澤村加快腳步突破重重人群,繞到一對夫妻的前面,御幸就站在那裡。


「一、一也!!」


御幸牽起澤村的手往空曠的地方走,背對著澤村的御幸說:「早就發現我了?」澤村的回答只是傻傻地笑了幾聲。


「榮純想去哪裡玩呢?」


「唔……其實去哪裡都可以,只要能和一也在一起就好…」澤村說完就對著御幸露出招牌笑容,御幸按奈不住內心的激動,就拉著澤村進樹叢。


把澤村壓在樹幹,大力地攫取他的紅唇,感受他的氣息在自己懷裡變得紊亂,御幸伸出舌頭與之交纏、舔舐,感覺到澤村似乎快沒氣了,御幸不捨地離開。


不止臉頰,全身都變得紅通通的澤村緊靠在御幸胸前,弱弱地環抱住御幸,安心地氣息包覆在周圍,御幸輕拍著澤村的頭,抱住澤村,一刻都不想分開。


兩人的學校之間有點距離,沒有辦法同居在一起,這天是兩人相隔一個月的見面。在澤村考大學那一年,非常努力讀書就是為了考上和御幸同一所的大學,但老天爺總是捉弄人,考試當天身體不舒服,使澤村以十分惡劣的狀態參加考試。


沒有考上的時候,澤村還在御幸的懷裡哭了好久,最後是在床上停止了哭泣。


御幸又低頭親吻了澤村的嘴唇,隨即放開。


「說個地方吧!不然我可要帶你回我家囉~」御幸的話中有一半以上是說真的,其實很想要直接把人打包帶回家享用,但是一想到榮純已經期待這天很久了,御幸就只好說說好讓自己打消這個念頭。


澤村垂著頭,抱住御幸後背的雙手改環上御幸的頸脖,踮起腳尖,在頸子的部分不斷磨蹭,澤村柔軟的髮絲搔的御幸有點癢,但還是放任澤村繼續。


澤村的唇突然碰到了御幸的脖子,御幸原以為是湊巧的,但才發覺澤村的身體越來越靠近自己,而且嘴唇也像是著了魔似地不斷親吻著御幸,從頸脖、到鎖骨、到下巴、到雙頰,最後是嘴巴。


澤村的聲音變得有點沙啞,大概是被點了火,情慾擴散到全身,澤村說:「嗯…回一也的家吧。」


御幸的身體像是被開啟了開關,一手緊握住澤村的手,有些急迫的拉著他回家。


兩人剛才所在的位置離御幸的住處並不是很遠,比起平常更加迅速地回到家,御幸直接將澤村抱起並丟上床,雙手撐在澤村的頭兩旁,御幸攫住澤村的嘴唇,不時的在唇肉上舔舐,不必御幸說出口,澤村就自動地微啟雙唇。


御幸很樂見澤村這麼主動,將舌頭伸進澤村的口中,和對方的紅舌相互舔弄,口水來不及吞嚥下去,從嘴縫流出來。御幸暫且停下,拇指抹去,澤村被情慾所染,雙眼迷濛。


御幸狡詰地笑了一聲,並伸手摸向澤村下體的炙熱,打算繼續下去,畢竟自己可是忍了很久很久。


「呃啊-------榮純的身體還是一樣棒吶~」御幸伸神懶腰,然後抱著全身酸痛的澤村。

澤村害羞地拍掉自己身上的豬手,「你做太多次了!」御幸知道雖然澤村表面上這麼不情願,但內心其實還是很開心的,被拍掉的手又再次攀上去。


「我才只做了一天的量耶~」御幸把澤村公主抱起來,不顧澤村的掙扎,走向浴室。


「做了那麼多還只做了一天的量?!」澤村知道了自己根本無法掙脫,就放棄了,任由御幸抱著自己進浴室。


「可見我有多麼欲求不滿~這樣榮純也可以很“性”福啊,不是嗎~?」御幸完全沒有反省的意思,笑得十分開心。


在浴室幫澤村清洗身體的期間,又差一點擦槍走火,但在澤村的堅持下,才免於在浴室裡再來一發。澤村只穿著一條內褲,就躺在床上,御幸站在床邊看著澤村。


「你是在誘惑我嗎?」御幸爬上床,壓在澤村身上。


「蛤----?!我、我才沒有!你走開!走開!」澤村馬上抓起棉被包住自己光裸的身軀。


御幸哈哈的笑了幾聲,站起身把自己的薄長袖上衣丟給澤村,澤村聞了一下味道,露出可愛的微笑,御幸嘴角有點抽搐,感覺到自己的理智似乎又要斷線,極盡全力阻止自己做出衝動的舉動。


澤村把衣服穿上,兩人的身高雖然沒有差很多,但就體型上來說,還是御幸比較壯碩,所以御幸的衣服穿在澤村的身上就變得寬寬鬆鬆的,領口有點大的露出美麗的骨骼線條,下擺有點過長,剛好遮住男人的象徵,若隱若現的感覺非常性感。


高中的時候離宿舍近,根本沒有機會讓澤村穿御幸的衣服;上大學之後,又不同學校,更加沒有機會。御幸看著澤村穿著所謂的男友衣,又撲了上去,在澤村的脖子上留下更多的痕跡,這惹得澤村全身紅通通的,想要推開卻又全身無力。


明明才做完沒多久,御幸又想再次和澤村交纏。手伸進衣服裡面,在澤村的耳邊魅惑地說:


「雖然男友衣很性感,但現在的你才是最棒的~」


做完,澤村已經癱死在床上,只要御幸一碰,就會像貓咪一樣瘋狂炸毛,不讓御幸再觸碰自己。


結尾爛!!!!!!!

欠那麼久真是不好意思啊!


评论
热度(40)

© Jin愛兔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