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冷CP

[果珍果]發現忙內的手機螢幕是自己

私心有點珍果的果珍❤

以下正文:

該說我知道自己很帥這件事請,但是卻也沒想到怎麼忙內的手機螢幕是我呢?

事情就發生在演唱會前一晚的Vapp直播,我、柾國和智旻兩個固定班底合拍eat jin,過程中的我呢!笑話簡直說的太完美了!讓他們兩個笑的不停,突然起身去上廁所的柾國就這麼把手機放在我的面前了,吃的正開心也和智旻聊的正興奮的同時,面前的手機傳來訊息,我真的不是故意看他的手機哦!只是順著提示聲看過去。

嗯?
好眼熟啊?
不是啊、這不是我嗎?

就是這樣,我發現忙內的手機背景螢幕是我。

單純如我,我沒有想太多,問了回坐的忙內背景螢幕的事情,他回了我因為我太帥了,盒盒盒我是很帥沒錯啊,但是臉怎...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影日]小腦洞分享

※第三人稱視角
※腦洞

暑假一點都不輕鬆,暑假作業好多啊啊啊!!!!!!大家是不是也在為作業苦惱?(應該不是只有我吧?)

我的主人影山外表雖然看似兇神惡煞,但是卻意外地喜歡可愛的事物,我很了解我的主人,畢竟我已經跟主人在一起生活15年,自出生之時,我便被賦予照顧主人的責任了。

啊,忘了自我介紹了!大家好啊!我是主人的玩偶,是母親大人傳承下來的,已經傳承了4代了,我第一次有個男主人,但我還是很喜歡主人,而且主人也十分疼愛我。

其實最近啊,家裡常常有位長相體型都很可愛的男孩子來,我很快就清楚了狀況,兩人可能交往了一段時間了,肢體上的接觸令我害羞…想遮遮不住啊…

但主人看起來十分開心,那麼我...

日本新齋橋

我喜歡的人喜不喜歡我

寫得亂七八糟。。。

~~~

最近時常夢見影山。
並不是什麼羞恥的夢,普通單純,卻是無法實現的夢。

影山走在腳踏車的右邊,而我走在腳踏車的左邊,我們一人各牽扶著一邊的握把,真的有可能像夢一樣嗎?假如成真了,又能夠牽多久呢?

我喜歡影山,影山不喜歡我。雖然從新生入學到現在,已經磨練了不錯的默契,也不是死對頭,但是這份感情對影山來說卻也就此而已,不會倒退,我想也不會更進一步了吧。

我總是默默望著影山的背影,我沒有影山對於排球的那般天才,以我的跳躍力,假使那一天出現了一個各項能力比我優越,跟我相似的跳躍力選手,那麼影山是否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對方呢?或許會吧。

因為我只不過是"目前"...

いらっしゃいー

消失了很久,大家一定都忘了我,而且我又改名,我是白肉包哦!記得嗎?
消失太久,本來就不好的文筆又更爛了。

※比日向大幾歲的上班族影山×二十出頭的居酒屋老闆日向

"いらっしゃいー"

在這條幽暗小巷中,有間唯有熟客才知曉的居酒屋,店名『影日』,熟客們幾乎每夜報到,都是愛上了店內的菜單美食,客人被熟客帶上門,變成『影日』的俘儒。

老闆日向翔陽在高中畢業後就在外工作賺錢,好不容易在巷內開了一家居酒屋店,每到夜晚總是特別注目的赤紅色燈籠,吸引了不少喝醉酒亂竄的上班族,一個、兩個、四個、甚至到店內的位子坐不下。

年齡二十出頭的日向,青澀可愛的外表成了熟客上班族的偶像...

輕乳酪蛋糕🎉

(御澤)實現約定的那一刻

平淡傻白甜

請斟酌食用

____________________


「 還記得我們五年前的約定嗎?」


澤村在睡夢中隱約聽見了低沉中帶著溫柔的聲音,有種很熟悉的感覺,對於男人的身影很模糊,似乎穿著和服,穩重的鐵灰色和靛藍色,想看清他的臉,卻怎麼也看不清,明明模糊,但卻能知道他正在對著自己微笑。


「你到底是誰?」


睜開眼,蟬鳴聲傳入雙耳,太陽往常的照亮著,徐徐微風吹拂著,打響了掛在沿廊上的風鈴,澤村半睡半醒地收起涼被和枕頭,刷了牙洗了臉後就慵懶地坐在沿廊邊,風依舊微微吹著,閉起雙眼似乎就能聽見河水的聲音,可以想像的到,清澈透明的河水在陽光照射下閃閃發光,河中有魚兒來回穿梭,地層高...

我喜歡的是全部的你(奇怪的名字)

晚來的點文 久等了(*ˋω ˊ*)/


御幸和澤村都是大學生設定,不同校。


今天是和御幸交往的四年紀念日,兩人因為礙於不同校的關係已經許久沒有見面了,最多也只是講講電話想念對方,身體的一時燥熱也只好自己排解,卻在發洩之後感到無比空虛。


然而今天這個難得的假日,兩人早已相約好要好好約會一整天,澤村一早比鬧鐘還快醒來,圍好了圍裙,從冰箱裡不停拿出食材,前幾天回家鄉長野向母親學做菜,目的就是為了兩人的四年紀念日讓御幸嚇一跳。不停竊笑不停炒著菜,不久後,澤村非常滿意地看著自己的作品。


因為離兩人見面的時間還有一段時間,澤村決定先去沖個澡。細心打扮後,提著便當出門。


果真在兩...

點文,絕對不會再讓你幫我剪頭髮了!

※高中階段,三年級前輩們還沒畢業。


「御幸,你的頭髮不會太長了嗎?」


下課期間,倉持一如往常地坐在御幸前面的座位上,御幸則是望著窗外,手不斷撥著瀏海。


「啊?是長了不少。」把瀏海撥起來,輕浮地笑「把我帥氣的臉都遮住了~」


倉持瞬間轉換成萬分嫌棄的表情,抓起桌上的書本,就往御幸的頭丟過去。還沉迷在自身自戀的御幸,被書本砸個正著。


「會痛啊…反正穿上護具,頭髮就無所謂了嘛~」


「隨便你,最好是看不到前面,然後撞死好了。」倉持開心地甩甩手,一臉希望御幸快點被撞死好了的臉。


御幸擺出一臉驚訝:「洋一君,你好壞哦~」嘟嘴,想靠近倉持。


「嗚哇!滾開----...

1 / 4

© Jin愛兔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