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冷CP

點文,就算添麻煩我還是愛你

太太的點文~

謝謝提供,慢慢享用吧!

水花噴濺,大雨過後的天空灰濛濛的厚雲層逐漸離去,躲藏在背後那湛藍的天空露出了身影。被大雨侵略過的所有物品,校舍、樹木、雨傘……,都被沾上一層雨水。

早晨空曠的棒球練習場沒有任何人,場內的沙土吸收了雨水變成了深咖啡色。宿舍的人還在睡夢中,但室內練習場卻已傳來了有人的聲響。

澤村獨自對著棒球網投球,表情略微猙獰,澤村一直忘記不了昨日的練習賽。

知道對手不強,但依舊不能掉以輕心,第七局開始,片岡教練換上澤村,青道的比數遠超過對手比數,澤村不但爆投了好幾球、控球也亂七八糟,投出不少壞球,讓對方得了分,縮短分數差;九局下半,青道剩下三個出局數就能贏得比賽,澤村遲遲無法三振對手,偶爾投出太多甜的球,讓對手擊出,還好青道守備將球接住,才贏得比賽。

澤村雖然沒有被大家責罵,但內心卻起伏不定。抱著混亂的心情投著球,投出的球當然也不好。

昨天的御幸察覺到澤村的狀況時,照常的暫停比賽,到投手丘讓澤村平靜下來,雖然御幸的表情和往常一樣,輕浮的笑容,但澤村感覺的出來,御幸的情緒不是很好。

果然…我還是給御幸添麻煩了…

澤村準備投球的姿勢停住了,然後左手拿著的球順著無力的身體,放掉了。澤村站直的身體不斷顫抖,緊閉雙唇不讓啜泣聲被人聽見。澤村的背影看來纖細又脆弱,淚水滴入沙土,留下一滴滴地水漬。

太陽探出頭來,訓練也開始了。澤村調整了自己的心情,找了小野前輩練投,盡量不和御幸有所接觸。其實在昨天的練習賽之後澤村有傳簡訊給御幸,跟他道歉。

御幸並沒有回覆澤村的訊息,當然澤村並沒有對御幸的回覆感到期待,反而不想看到。澤村的球投的比昨天好很多,受到小野前輩的鼓勵,感到開心。但是對於澤村來說,沒有御幸的稱讚鼓勵,就等於是白費,澤村不敢面對御幸,因為自己辜負了大家和御幸的期待。

金屬球棒擊出棒球的清脆聲響響轍校園,此起彼落的呼喊聲與加油聲環繞在球場。御幸和降谷一同投捕,降谷的快速直球投進捕手手套的聲音傳入澤村的耳裡,感覺十分諷刺。

澤村佇立在小野前輩的面前沒有任何動作。

「澤村? 」小野走到澤村面前。

澤村低著頭,卻可以知道御幸正在看著自己,御幸現在是什麼表情呢?笑著嗎?還是面無表情的呢?應該是後者吧…這麼想著的澤村,對著小野前輩說了聲抱歉之後就跑掉了。

御幸丟下降谷,脫掉護具和手套,就拔腿追上去。

澤村平時抱著輪胎夥伴跑步的成效讓御幸馬上就追丟了,御幸抓了抓頭髮。

之後的好幾天,都可以明顯發現澤村在躲著御幸,隊員們大概可以知道狀況,所以並沒有介入兩人的問題之中。今天,澤村沒有參加訓練,而是待在宿舍房間裡。

從倉持那裡聽說之後,御幸就丟掉訓練前往宿舍去。一想到澤村完全躲著自己,御幸就不太愉快。打開五號房,沒想到澤村根本不在,御幸疑惑地在宿舍內亂走亂找。

「該不會… 」向前走的腳步,往回走。

御幸站在自己的房門前,打開。裡頭沒有開燈,但藉助太陽的光芒,御幸清楚地看到澤村在裡頭,澤村趴在御幸的床頭邊。眼眶哭紅,掛著淚珠。

御幸蹲下身,抹去澤村的淚水。這個動作驚動澤村。

「御、御幸?! 」澤村馬上爬起來想要離開。

但還是被御幸提早抓住了,將澤村抱入懷中。澤村極力地想要掙脫,因為眼眶的淚水又要溢出來了。但御幸當然不會放走他。

「不要哭了… 」

澤村因為御幸的一句話停下了掙脫,主動抱住御幸,哭聲並沒有停住,反而越來越大聲。

「 對不起…唔啊------對不起啦…我總是、總是給你添麻煩…」

澤村的哭聲讓御幸心疼。

「澤村? 」

「昨天的比賽…給你添麻煩了、投了太多太甜的球…所以你生氣了吧…? 」

御幸摸著澤村蓬鬆柔軟的頭髮,用溫柔的聲音安慰著澤村。

「雖然是有一點生氣啦,不過你還是投完了。」

澤村正視微笑著的御幸。

「是沒錯…可是…」

澤村把臉埋進御幸的頸窩,對於自己的過失沒有辦法馬上釋懷,御幸雙手扶住澤村的雙頰。

「不要難過了,我會陪你練投的,慢慢把狀況調適回來吧。」

澤村微微點了頭。

御幸又把澤村抱住,在他的耳邊低語。

「既然晚上訓練…那我們現在來做熱身吧~」

澤村燒紅了臉,不想抬頭。

御幸笑了笑,繼續說:

「好嗎?」

评论(13)
热度(27)

© Jin愛兔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