岡本信彦愛してる❤

[御澤]旅遊

※御幸一也×澤村榮純
※大聯盟設定

「為您送上午餐,請問要什麼咖啡、汽水還是果汁?」空姐推著行動餐車到澤村和御幸的坐位旁。

「果汁,謝謝。」空姐先行詢問靠走道的澤村。

將果汁倒好一杯給了澤村,便轉問御幸,這時澤村替御幸告知,「一杯咖啡,謝謝妳。」澤村接過空姐送來的飲料放至御幸的餐桌上,確認空姐是否已經離開之後,緊握住身旁熟睡中的御幸的手,嘴靠近耳朵輕聲細語。

「一也,吃午餐了。」澤村又輕捏了御幸的臉頰。

睜開雙眼,張口哈欠,「哈~啊啊啊~~」

「老頭子嗎。」澤村科科笑,用叉子叉了顆肉丸子到御幸的嘴邊,啊的示意御幸張口吃掉。

將叉子移開,吻上微厚的雙唇,還不忘以舌舔唇偷吃澤村的豆腐,澤村驚得趕緊後退,東張西望,只見御幸還是一臉無要無緊,笑著面對。

可惡…這隻臭狐狸…

坐了大概3個小時的飛機,終於到了臺灣,兩人認真專注於棒球,進入同一隊大聯盟隊伍,與高中時相同,現在依舊是極具默契的投捕。所以在臺灣也是頗有名氣,澤村戴上鴨舌帽,御幸則是戴上墨鏡,低調地渡過兩人的假期。

出機場之後,馬上就有兩、三個同伴的人認出來,御幸和澤村以簽名拜託保密,畢竟兩人的假期是好不容易才排到的,可不想玩樂之餘還要顧慮粉絲。

搭上高鐵迅速直奔臺灣最繁榮的臺北市,一路上望著窗外飛快閃過的風景。

澤村興奮地指著外頭令他感到好奇的事物,「一也!你看你看!」拿手機想拍下來,也因為速度快而無法對焦拍攝,御幸在旁心情愉快地吃著自己買的便當。

「啊啊!為什麼你會有便當?!」才將目光轉移回來,就看到臭眼鏡一人獨享便當。

「買的,嗯~真好吃!」夾了菜送入嘴裡。

「我我我、我也要吃!!」

「吶!」夾一口白飯。

「耍我啊!臭眼鏡!」貓眼。

「都說了低調,小聲點啊,我錯了。」御幸像寵小孩般的安撫澤村,夾了便當中的重點炸肉排到澤村嘴邊。

「啊~」御幸親暱地動作讓澤村滿臉通紅。

澤村猶豫地張嘴一口吃進肚子裡,「還要吃菜!」順著澤村的意夾了菜。

吃完便若無其事地將頭轉向窗外,御幸賊笑地看著澤村的耳朵染上一層紅潤,用手機偷拍下來。

比起外頭的景色,你更是吸引我的目光。

御幸說日本有貓島,臺灣有貓村。所以打算帶著澤村到貓村,猴硐,兩人一到地方就有貓躲藏在各個陰涼處,有的貓則是慵懶地趴在長椅上睡覺,澤村興奮地翻找著,像是找尋寶藏一般,每發現一隻貓咪就會撫摸牠的毛,搔著牠,看著牠瞇眼享受,不久澤村的手機內都是貓咪的照片了。

兩人坐在長椅上休息。「我跟你的照片都沒有這麼多。」御幸看著澤村回顧貓咪的照片。

「你跟貓不一樣啦!」

御幸對澤村看照片傻笑的樣子有點吃味,將手機奪過,對準澤村的嘴唇吻下去,「比較喜歡我還是貓?」臉頰的溫度慢慢上升,抿唇小聲說道:「當然是你…////」

御幸高興地又吻下去,唇舌交織發出的啾啾聲帶動情慾,澤村驚地推開御幸,御幸朝著耳朵說:「晚上你就知道了~」

只見澤村微微點了頭。

夜晚的九份老街點著橙紅色的燈籠和燈光,散發著復古又中國的氣味,燈光隨著高度連成線,小店販賣許多特殊的紀念品,小吃店飄散著美味的香氣,讓人不禁坐下點了菜單。

老街上也可以看到貓咪逛大街的情景,這裡的遊客也不少,遇到許多日本遊客,被認出的次數也逐漸增加,兩人買了宵夜之後就坐著民宿的接駁車回去休息了。

「先去洗澡吧。」御幸大字形地躺在鬆軟的床上對著澤村說。

「…」澤村拿著換洗衣物站在浴室門前。

「怎麼啦?想跟我一起洗嗎?」坐起身來,半開玩笑地說道。

「…」澤村以點頭示意。

御幸迅速抓起準備好的衣服連同澤村一起進浴室,過程中澤村一路紅著臉不說話。

「…」御幸今天說的晚上…嗚嗚嗚嗚…腦袋快停止想像啊啊啊!

「怎麼了?」御幸摸了澤村的腰讓澤村發出嗯啊的聲音,澤村摀住嘴巴,打算逃走,卻被御幸抓回去。

嘴唇已經貼在一起,一點的縫隙就讓御幸將舌頭鑽進去,來不及吞嚥的津液延著嘴角滴落,御幸公主抱地將澤村抱到床上。

「夜晚正要開始。」

「////」

~嗯嗯啊啊~(略過)

评论
热度(34)

© 撥影見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