岡本信彦愛してる❤

我喜歡的人喜不喜歡我

寫得亂七八糟。。。

~~~

最近時常夢見影山。
並不是什麼羞恥的夢,普通單純,卻是無法實現的夢。

影山走在腳踏車的右邊,而我走在腳踏車的左邊,我們一人各牽扶著一邊的握把,真的有可能像夢一樣嗎?假如成真了,又能夠牽多久呢?

我喜歡影山,影山不喜歡我。雖然從新生入學到現在,已經磨練了不錯的默契,也不是死對頭,但是這份感情對影山來說卻也就此而已,不會倒退,我想也不會更進一步了吧。

我總是默默望著影山的背影,我沒有影山對於排球的那般天才,以我的跳躍力,假使那一天出現了一個各項能力比我優越,跟我相似的跳躍力選手,那麼影山是否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對方呢?或許會吧。

因為我只不過是"目前"能夠和影山打怪人快攻的日向翔陽罷了。

多麼希望影山對我的感情能夠從搭檔前進一點。

「日向。」影山站在教室門口。
我和影山都會一起吃午飯,這是我最開心的時候,會有種好像戀人的幸福感。我總是不讓自己多想,至少能讓自己沉浸在假想當中。
「哦!來了來了!」提著便當期待著。

今天也是影山的夢。
影山身上有種森林芬多精的味道,輕爽沉靜,我靠著影山的肩膀熟睡,在睡夢中能感覺到影山的右手撥弄著我的髮絲和臉頰,左手和我的右手緊牽在一起。

我喜歡影山,隨著一天又一天,能夠發現影山更多的優點和缺點,該說是盲目嗎?我竟然連缺點也喜歡上了。
這表示我對影山的感情越來越強烈。
但影山呢?
我想依舊是從前那樣吧。

「喂喂喂!大家聽我說!影山今天被女生告白了!」田中用著他與生俱來的大嗓門對著正在換衣服的大家說。

只能說這不意外,影山本來就有不錯的臉蛋,只是心中塞滿了滿滿的排球,我想影山不會接受那個女生的告白,但我依舊為這個消息感到震驚。
大家的情緒有點激動,我害怕影山答應女生的告白,害怕她變得比我了解影山,害怕影山和我越來越遠,所以我便裝作沒事的走出休息室,我的內心已經管不了大家因為我而安靜。

聽說在那之後,影山和那個女生交往了,而我也沒有再跟影山一切度過午休時間,反倒是時常看見他們兩人坐在每天不固定的地方吃著午飯,我會刻意繞過,這是我第一次了解到原來自己一直不是一個很堅強的人。
原本一直覺得美味的便當,如今卻變得淡然無味;原本一直喜愛的排球,如今卻變得痛苦不堪;原本佈滿色彩的每一天,如今卻變得無色斑駁。

今天還是影山的夢。
為什麼要一直讓我夢到他?而且還是這種令人甜蜜又難受的夢境。
交握的手,和兩人逐漸靠近的頭,在嘴唇幾近碰觸的下一刻,我頓然驚醒,冒著冷汗,謊報著算是對又不對的理由向部活請假,反正以這種身體狀況打球,也會打得力不從心吧。

坐在教室裡,看著窗外,大家現在應該都在認真的練習吧,影山也是。
下一刻腦袋卻完全空白。
「那不是影山的女朋友嗎?!」我激動站起來,連椅子都向後傾倒,發出了巨大的聲響。
影山現在正在練習排球,但是他的女朋友卻跟另一個男生牽著手走出校門,我邁開腳步,我不會到那個女生的面前對她大呼小叫,所以我跑到了影山的面前。

影山訝異地看著我「你不是身體不舒服嗎?騙人的?」準備托出去的球收了回來,看到我的臉,說不出話來。
我好像流著眼淚「你的女朋友…跟別的男生在一起啊!」這對我來說不正是一件好事嗎?如果影山和她分手了,我…

影山沒有說任何一句話,把球放下,跟前輩說了聲失陪便拉著我的手走出去。
「我問你,你不是身體不舒服嗎?」影山對我說的話沒有一點回應,這令我有點不悅。
「我說你女朋…」
「身體不舒服是說謊?」影山完全沒有要讓我繼續說下去的意願,硬是將我的話截斷。

「是真的不舒服…」氣勢弱了。
或許是待我回答了他的問題,所以影山也回覆了我的話「是嗎。」影山的語氣毫不在意。
「為什麼這麼不在意啊!她不是你女朋友嗎?!」淚水又流下來了,為什麼一遇上影山的事情,我就會變得如此窩囊。

「分手了。」

欸?
「為什麼…」明明分手了,我應該要高興啊,但是卻高興不起來,啊…因為影山身邊的位子並不會是我。

影山許久沒有回應,我仰頭看向他。「!」影山的臉頰微微紅著,手搔著後髮,我也開始害羞起來。

「因為我喜歡你。」影山的話聽起來非常不真實。
「騙人?!」我驚訝地語調聲音都提高,影山大力地按了我的頭。
「太大聲了!呆子!」

「抱歉…」

部活結束之後,影山就陪著我回到教室拿書包。
「那你身體哪裡不舒服?」影山問。

「………」
「?」
「心臟…」我把頭低得很低,因為我知道臉現在一定很紅,雖然外頭已經是一片漆黑,但還是有月光透進來。

「心臟?!」影山似乎以為我的心臟有問題呢…赤紅的臉頰瞬間降溫。
「沒事了,不用擔心。」我平靜地笑了笑,影山這麼遲鈍,該不會連喜歡我也是搞錯了吧…

「不會吧?!」被自己的想法嚇到,連影山也被嚇到了。
「你說喜歡我是真的吧?!」如果剛才的一切都是我搞錯呢。
「蛤?這不是廢話嗎?」雖然影山的口氣有點疑惑又氣怒,卻還是讓我又放心又開心。

影山見我笑嘻嘻的便沒有再說什麼,拉住我的手,停了下來,我疑惑的轉身看著影山。
「剛才沒有好好說,現在你可要仔細聽好了。我會跟那個女生交往是因為我必須搞清楚自己的感情,我不是很了解,所以才跟她交往,但交往了才發現感覺不一樣。
日向,我喜歡你,跟我交往。」

「噗…哈哈哈,居然不是請求而是命令啊…哈哈哈哈」我好開心、真的好開心「但是我接受,不管是請求還是命令,我也好喜歡你,影山。」

影山抬起我的下巴,朝著我的嘴唇貼上去。好甜。這是我第一感受的的滋味,原來親吻是糖果味的啊…

「跳過了啦…」我圈住影山,把頭埋進影山的胸前。
「跳過什麼?」影山輕拍了我的頭兩下、三下。

「我啊…前幾天一直夢到影山,夢到我們一人牽著一邊的腳踏車、夢到我牽著你的手靠著你的肩膀睡覺…然後才是啾啾…」

影山牽起我的手「現在牽不就好了,等一下也可以一人牽一邊的腳踏車,但是靠著我的肩膀睡覺我可能得要擅自更改。」
「?」

影山將嘴靠近我的耳邊,用他那極為磁性的聲線說道。

「肩膀要改成床。」

评论
热度(21)

© 撥影見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