岡本信彦愛してる❤

[御澤]說不盡

御幸一也×澤村榮純
兩人的感覺都變得成熟許多,ooc

我寫了好多天(其實是都在偷懶)希望大家會喜歡❤

01.
御幸一也從小就有個特殊能力,可以看得見鬼魂,甚至摸得到它們,所以對御幸來說鬼魂就跟普通人類沒有兩樣。

從小因為這個能力而遭到排擠的御幸,造就了現在冷漠無情的個性。了解到人類的自私自利,御幸厭惡人類到了極點,就連觸碰人類的一吋肌膚、一根毛髮、一滴眼淚都覺得噁心,所以御幸絕對不會出入人群眾多的場所,更不用說女朋友了,一個都沒有。

在一家在當地算是小有名氣的小餐館內,有著一位老闆、三位服務生、和一位廚師。御幸想著大部分的工作都必須和許多人接觸,光想像就有種肚子絞痛想吐的感覺,因此藉由自己擅長的項目來決定工作,而地點則是選在人煙較不繁多的城市裡。

於是成為了白熊餐館的廚師,其餘的四人,老闆降谷、服務生倉持、小湊兄弟倆,是御幸少數的朋友。
雖然是朋友,但肢體上的輕微接觸還是令御幸感到不舒服,頂多只能言語交談愉悅順暢,但他們一點都不在意,也沒有排斥或者逼迫御幸更改掉,這讓御幸輕鬆不少。

御幸的心裡其實很想和一般人一樣能夠普通的接觸,但從小的習慣及想法早已根深地固,想翻土拔根都做不到,早就已經忘記了人類的觸感和體溫,看著路上的人們能夠正常碰觸交流讓御幸羨慕不已。

“我先走了。”御幸的工作時間不固定,晚上六點到十點的期間都有,今天比較晚,再十幾分鐘就要十點了。和在休息室的大家道別後,便注意到原本應該無人的餐廳,稍微靠近角落的餐桌邊坐著一位男性。

御幸走近那名男性,喚了聲,男性轉過頭時的表情既驚訝又愉悅,御幸感覺到自己的心莫名地噗咚一下。下一刻,御幸才驚覺自己被抱住了,御幸急著想推開,卻發現身體竟然沒有不舒服,反而輕微地回抱住。

深怕被倉持他們看見,開口說,“呃…請問...?“聽到御幸的聲音,才反應過來的男性,緊張急迫地遠離御幸。

“啊…對不起…”男性滿臉通紅,左看看右看看,腳有點蠢蠢欲動似乎想要偷跑掉。

御幸暗自笑了笑。“你…叫什麼名字?”。

“澤村…澤村榮純…”

和澤村離開店裡之後,兩人安靜地並肩走著,正當走到十字交叉路口時,御幸才開口問,“你剛才…”看向澤村發現人不見了。居然跑掉了。

回到家之後,御幸滿腦子都在想著澤村。
為什麼碰到澤村的時候一點討厭的感覺都沒有…?
在床上翻過來又翻過去的,怎麼都想不清,摸著自己的左手,當時的擁抱有種說不出的悲傷和寂寞。

02.
御幸站在爐臺面前,食材在平底鍋裡滋滋作響,御幸卻是盯著自己的左手看。

“要燒焦了。”亮介平淡地站在御幸左手邊,“左手怎麼了嗎?”

“啊…不,沒什麼。”御幸慌張地將餐點盛裝好,交給亮介,亮介的表情一如既往,有種就算怎麼掩飾依舊會被看穿的感覺,御幸僅僅以僵硬的笑容掩飾過去。

幾天之後,澤村又出現了,一樣的時間,不過這次不坐在位子上,而是鬼鬼祟祟地站在門口,伸出半顆頭,還以為自己不會被發現,但其實有夠明顯,御幸用手掩蓋住笑聲,然後故作冷靜的走到澤村面前。

“不進來吃點東西嗎?”御幸的大拇指指向店內。

“啊!不…不用了。”澤村以誇張地動作拒絕,卻又失落的望著上次坐著的位子。

御幸疑惑地望向座位,當轉頭想問澤村的時候,人又已經不見了。啊…又跑走了。

當澤村又再一次出現時,御幸發現似乎都是同一時間,而且都是禮拜二。
今天也是禮拜二,但工作提早結束,御幸想如果一直留在這裡也不是辦法,於是還是和大家說聲明天見之後,走出店裡。

走到可以看清楚店外的長椅,點起一根菸,將煙吐至夜空中,當注意到的時候,澤村已經坐到旁邊了。
原來是幽靈啊…

“你應該有很多事情想問我吧?”澤村也學著御幸仰頭看天空,御幸沒有回應,澤村惱羞地說“我說…!”御幸微笑的看著澤村,澤村感覺眼淚快掉出來,吸了吸鼻涕,緩和情緒的繼續說下去,而御幸就只是在旁靜靜的聽著,即使沒有任何回應,澤村依然可以感覺到御幸很認真地聽著自己的話。

03.
“我第一次坐的位子,是我和爺爺總是坐的固定席,我想你應該發現了吧…我總是星期二來,原本那次...我已經跟爺爺約好要再來吃的,可是年紀大了,前一天傍晚就過世了...我還記得爺爺總是點馬鈴薯燉肉,我曾經問過爺爺,我吃過這麼多馬鈴薯燉肉,這間的味道最讓我感覺到溫暖。爺爺是這麼告訴我的。我沒有爸爸媽媽,所以爺爺是我唯一至親,御幸你給我的感覺就像爺爺一樣,又溫暖又安心。”

“其實…我比爺爺還要早離開人世,我在19歲就出車禍過世了,爺爺是第一個可以看見我的人,在餐館吃飯也不在意外人的眼光和我說話,嗚...我真的...真的真的好喜歡爺爺...”

御幸走在回家的路上一直回想著澤村所說的一字一句。
“我很喜歡打棒球,但是高中畢業之後為了打工賺大學學費,棒球就離我越來越遠了,已經好久沒有打棒球了...”

“我陪你打棒球吧。”

御幸回想起自己說的話,有點後悔,但一方面又十分期待,這份心情是甚麼啊…?

兩人約了御幸休息的禮拜六在河堤邊的草地,因為時間還早,御幸就事先往河堤邊走去,明明約定的時間還不到,澤村卻已經拿著棒球手套和球坐在那裡了。

御幸用手輕敲了澤村的腦袋,“到底是有多傻啊?那麼早就來等了。”太陽很大,澤村卻沒有影子,這又再次告訴御幸,澤村已經不在人世了。御幸感覺胸口有種悶痛感。

澤村大聲斥駁,“我一點都不傻!只是太期待了嘛!”站起來面對御幸。

比澤村高半顆頭的御幸溫柔地看著澤村,澤村意識到御幸正在看著自己,紅著臉轉過頭,御幸伸手托住澤村的下巴讓他看著自己。

“幹、幹嘛?”澤村為了讓自己看起來不慌張,直盯著御幸的雙眼,直到眼前越來越暗,才驚覺不太對勁。

時間還很早,路上的行人還不多,御幸對著澤村雙唇吻下去,由路人來看可能根本無法理解,但御幸完全不在意,因為不知從何時開始自己早已對這對雙唇戀慕不已。澤村也沒有躲開反抗,反而感覺到停止跳動的心臟彷彿又跳動了起來,閉上雙眼享受著兩對雙唇相互傳遞的溫暖及甜蜜。

04.
“啊----棒球果然不錯,好久沒投球了,手感好生疏。”澤村左手拿著手套和球,右手和御幸牽著,雖然影子照映出來只有一個人,但兩人都彷彿可以看見兩人的影子因為手而連接在一起。

“呵呵,控球是真的很不穩,但我很喜歡你的球。御幸不慌不亂地說出令人害羞的話。

澤村羞紅了臉,傻笑了幾聲。
“回家吧。”御幸對著澤村說。

“咦?”澤村睜大雙眼,御幸帶著還在驚訝的澤村回到自己的公寓。御幸大概可以知道為什麼澤村在聽到那句話之後就流下了眼淚。

“父母在我小時候就去世了,在我沒有人收養的情況下,爺爺是唯一接納收養我的人,我還記得當時爺爺的手好溫暖就跟你一樣,『回家吧』也是我印象最深的話。”澤村用手背緩緩擦拭掉眼淚,朝著御幸露出了微笑,“我很高興。”

御幸撓了撓澤村的頭,順了順亂翹的頭髮,用溫柔的動作回應澤村。御幸親吻住澤村的嘴唇,將人撲倒在床上,原本停止流淚的澤村眼眶又泛起淚水。

“怎麼了…如果你不喜歡的話,那我就不做了…”御幸收回撐在
澤村兩旁的雙手。

“不是!”澤村抓住御幸的手,“我…大概快要消失了吧…畢竟這段時間過得太充實快樂了…”御幸看著澤村抓住自己的手,有種若有似無的感覺。澤村抱住御幸,“我真的很滿足了,謝謝你,一也。”

御幸緊咬下唇,忍住淚水。澤村紅著眼眶地直望御幸的雙眼,“能不能再完成我一個願望呢?”澤村不顧御幸是否回應,繼續說道:“告訴我,你愛我。”

御幸再也忍不住淚水,“我不要,這樣你就會離開我…我好不容易遇見了你…”

澤村摸摸鼻子,“想必,你這麼狼狽的樣子只有我看過吧,呵呵…這是我的收藏了。一也,我也…我也不想離開你,但是…”澤村抹去淚水,眼神堅強地說下去,“我們兩個的回憶和記憶會一直一直都在。不要哭…”

“笨蛋…你不也在哭嘛。”御幸握住澤村的左手,十指緊扣,深吸了一口氣,“榮純,我愛你,愛你一輩子,愛到讓你在遠方也可以感受到我對你的愛。”伸手撫去澤村眼眶中的水珠。

澤村也伸手抹去御幸的淚水,“我也是,一也,我愛你。”說完話的同時房間裡只剩下一個人。

05.
“大家早。”御幸一如往常的來到餐館,和大家打招呼,經過倉持時,伸手拍了肩膀一下,倉持驚訝地說不出話,搞不清楚狀況。

換上廚師服,站上工作崗位,滿臉笑容的煮著客人的餐點,在大家都看見那一幕感到不可思議的同時,只有亮介表現和往常相同的笑臉,像是知曉了一切。

“出菜了!”御幸和以前不同,聲音帶著愉悅的在廚房大聲說道。

榮純,
我知道總有一天我們會再見面的,
因為,你是我最愛的人。

评论
热度(29)

© 撥影見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