岡本信彦愛してる❤

いらっしゃいー

消失了很久,大家一定都忘了我,而且我又改名,我是白肉包哦!記得嗎?
消失太久,本來就不好的文筆又更爛了。

※比日向大幾歲的上班族影山×二十出頭的居酒屋老闆日向

"いらっしゃいー"

在這條幽暗小巷中,有間唯有熟客才知曉的居酒屋,店名『影日』,熟客們幾乎每夜報到,都是愛上了店內的菜單美食,客人被熟客帶上門,變成『影日』的俘儒。

老闆日向翔陽在高中畢業後就在外工作賺錢,好不容易在巷內開了一家居酒屋店,每到夜晚總是特別注目的赤紅色燈籠,吸引了不少喝醉酒亂竄的上班族,一個、兩個、四個、甚至到店內的位子坐不下。

年齡二十出頭的日向,青澀可愛的外表成了熟客上班族的偶像,看著充滿活力的年輕老闆在店內奔波忙碌的樣子也成了熟客們的每日作業。

當影山被朋友帶到『影日』時,目光就已被日向奪走,炫目的橙橘色短髮和圓潤的雙眼吸引著影山。總是吃著店內的鹽烤雞咖哩飯,聽著日向招呼客人的聲音,這讓影山覺得這段時間最令人愉快。

成了熟客的影山,每晚都到『影日』解決晚餐及宵夜,這天提早結束工作的影山直接到了居酒屋,但店根本還沒開始,看著關緊的木門,影山暗自嘆了氣。

"唉…我到底在幹嘛..."準備提著公事包離開的影山在踏出第一步的時候,身後的門就被打了開來。

"啊,影山先生!!"打開門的理所當然是日向。

"啊…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影山內心對於日向知道自己的名字感到十分激動,右手抓緊公事包的提帶想要按奈住內心的衝動。

"呃…因為你是熟客嘛..."日向不算是說謊,其他熟客們的名字日向也都知道,不過都是自己說出來的,算是自我推銷。其實在影山第一次來到店裡時,日向就趁著影山上廁所的時候向他的朋友詢問了。

這也許就是一見鍾情吧。

"哦…是嘛..."影山很失望,原以為自己是特別的,但在居酒屋當老闆,知道熟客們的名字也是很正常的。

"那個...要進來坐嗎?雖然還沒有任何東西...呃…要嗎?"

影山理所當然地進去坐了。
從頭到尾盯著日向忙東忙西,感覺有點不好意思,於是開口問是否需要幫忙。

"可以嗎?可是你的衣服..."影山看看自己的西裝,脫掉了西裝外套,回了句沒關係。

兩人意外地很有默契,影山就連之後的晚餐時段都一起幫忙,熟客們都很驚訝,一直以來都是一個人的老闆旁邊居然多了一個帥哥,大家都備受打擊,但是看著日向比以往更加燦爛的微笑,只好內心默默哭泣暗自祝福日向。

"哎呀!!影山你追到了啊?!"一直和影山一同前往店裡的朋友大聲說,這讓影山紅了臉把朋友的嘴巴按住,散發的黑色氣息比起之前還要可怕。
不在意地朋友大笑出來,拍了拍影山的肩膀。坐到日向面前的吧檯把影山一開始看到日向就變得異常,還每天都來店裡就為了看日向的事都說了。

站在門前背對日向,頂著一張紅通通又恐怖的臉。聽到日向微小的笑聲時,影山的手就被一隻小手牽住。

影山迅速轉頭後看到了日向的臉也紅紅的,手也微微回握住,彆扭地對日向說"我喜歡你"。

日向嘻嘻地笑了笑,"我也是!"把影山帶到吧檯坐好,走回工作崗位,不久後就端了一碗影山常點的鹽烤雞咖哩飯外加一顆溫泉蛋。

"是你朋友告訴我的,影山喜歡吃咖哩飯加溫泉蛋。"

影山開心的吃完,走進工作臺內的休息室要拿西裝外套,也把日向帶進去,偷吃了一口豆腐後就跟朋友離開了。

在走出門外前,影山對著日向大喊"我明天會再來!"

而日向則是紅著臉站在工作位子,小聲地罵了影山渾蛋,但臉上卻是掛著微笑,迎接著下一位客人。

"いらっしゃいー"

评论(2)
热度(9)

© 撥影見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