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冷CP

點文,絕對不會再讓你幫我剪頭髮了!

※高中階段,三年級前輩們還沒畢業。


「御幸,你的頭髮不會太長了嗎?」


下課期間,倉持一如往常地坐在御幸前面的座位上,御幸則是望著窗外,手不斷撥著瀏海。


「啊?是長了不少。」把瀏海撥起來,輕浮地笑「把我帥氣的臉都遮住了~」


倉持瞬間轉換成萬分嫌棄的表情,抓起桌上的書本,就往御幸的頭丟過去。還沉迷在自身自戀的御幸,被書本砸個正著。


「會痛啊…反正穿上護具,頭髮就無所謂了嘛~」


「隨便你,最好是看不到前面,然後撞死好了。」倉持開心地甩甩手,一臉希望御幸快點被撞死好了的臉。


御幸擺出一臉驚訝:「洋一君,你好壞哦~」嘟嘴,想靠近倉持。


「嗚哇!滾開-----!」倉持一掌擋下。


「倉持前輩----!」澤村不可思議地出現在二年級的教室外面,教室內兩人的動作停留在倉持一巴掌巴在御幸的臉上,但澤村似乎不以為意,大概是知道一定又是御幸做了什麼或說了什麼吧。


倉持大概可以知道澤村到這裡的原因,想必又是要借什麼了吧?不過一年級和二年級教的東西都不一樣,澤村要什麼倉持也不曉得。


「怎麼了?」倉持走到了門口,御幸也跟在旁邊。


「前輩!借我體育服!」澤村雙手握拳,雙腳左右左右的踩踏,似乎很緊急。


「下一節?」倉持才正打算準備要去拿,身旁的御幸早已拿好了自己的體育服站在旁邊。


「拿去吧~」御幸一臉開心的拿著衣服。


澤村懷疑地盯著御幸,遲遲不敢伸手拿「不會…又有什麼陰謀吧?」


「哈哈哈~這次就放過你~」御幸拿著體育服的手就不動的伸在半空中。


雖然御幸口中這麼說,但根據他的所有前科,讓澤村十分遲疑,緩緩伸出手拿衣服,御幸看澤村的動作有所顧忌,就直接把衣服推進澤村的懷裡。


澤村抱著衣服,一臉完全不想穿的表情「我…一定要拿御幸你的嗎?」看來澤村一點都不相信御幸剛才說的那套話,在旁的倉持賊笑一番。


「御幸,乾脆讓澤村幫你剪頭髮好了!嘎哈哈-----」


澤村看了看御幸的頭髮,似乎長了許多,便轉換了心情,開心的說「好啊!」之後,就帶著體育服跑掉了,一路上不停吼叫「呀哈哈哈哈哈-----------」


「澤村,你的衣服是不是有點大件啊?」金丸站在澤村的旁邊熱身,澤村沒停下熱身動作,只是看著金丸傻笑。


「這是御幸的。」


「蛤?御幸前輩的?你怎麼敢拿?」金丸算是澤村的朋友當中最瞭解澤村的人,當然也知道澤村除了要投捕的時候,其他時間都盡量不和御幸扯上關系,畢竟御幸那愛捉弄人的個性,總是讓澤村氣的炸毛。


「因為今天可以幫御幸剪頭髮!」


「剪頭髮?」金丸不瞭解澤村所說的話。


「我就當作是交換條件~」

一旁的金丸還是搞不清楚狀況,而澤村一整天都很開心,還穿著御幸的體育服一整天,似乎是在告訴御幸你的頭髮我剪定了!


澤村告知倉持,自己要到御幸的房間去之後就拿起書桌上的剪刀,興奮地跑掉了。而倉持則是心情愉悅,迫不及待想看澤村的好手藝了,哼著歌、打著電動,腦中似乎已經可以想像出御幸被剪壞的髮型,不禁大笑了起來:「嘎哈哈哈哈------……啊,輸了…」


一方面,澤村已經到了御幸的房門前了,但不管澤村怎麼敲門,裡頭就是沒人回應。可想而知,御幸大概是想當作沒人,澤村轉了轉門把。


「啊!沒鎖!」沒想到,門竟然沒鎖,一要推開門時,御幸突然撞在門上和澤村比力氣,御幸懊惱著自己居然忘記鎖門。


「御幸----快開門啊-----!」澤村努力的想推開門。


「我可不是瘋了啊------」御幸咬牙苦撐,好不容易把被澤村打開的小門縫關起來,鎖上「哈啊…累死了…」


澤村不甘心地捶打著門,不時踢一下,一下子,門外沒了聲音,但御幸依舊不打開門確認。澤村此時紅著臉,似乎下定了決心。門外再度傳來一聲敲打,然後是:「一、一也…快開門啦~拜託…」


澤村害羞地蹲著,十分後悔自己剛才的決定。但房門打了開來,澤村驚喜地抬頭,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御幸一手抓進房間裡了。


兩人的姿勢很曖昧,澤村雙腳開開地坐在御幸腿上,腰也被抱住,澤村手裡的剪刀早已掉在地上,只能紅著一張臉,毫無動作地被人緊抱住。御幸的表情看得出來很開心,還有點狡詰:「你終於叫我的名字了啊~」


澤村不敢直視御幸的眼睛,只是不停地臉紅:「因、因為…你都不開門嘛…」不知不覺中,已經變成貓眼,御幸樂於看見這樣的澤村。真可愛~


「不過,真沒想到你會使出這一招啊~」御幸在澤村的唇上偷了個吻,引起澤村炸毛,大聲說:「偷、偷吃我豆腐要付出代價!」雖然口氣理直氣壯,但語句中的顫抖、結巴還是出賣了自己。御幸的表情停在瞇眼微笑就說不出一句話了,額頭好像冒出了不少冷汗。


「哎、哎呀~時間不早了啊~該回房間睡覺了喔~」輕輕放開抱住澤村腰際的手,想要逃避現實,澤村一手抓住御幸的手,讓手繼續抱著。御幸看見澤村眼神的堅定,閃著在投手丘上,那時眼眸的金黃色,御幸嘆了口氣。


「好啦-----給你剪!」敗在澤村的決心,御幸把剪刀拿給澤村,想接過剪刀,但御幸的手卻遲遲不放,澤村猛抽出剪刀。御幸哭喪著臉,讓澤村不是很滿意:「幹嘛啊…我可是很會剪的------!」


御幸完全不知道澤村哪來的自信,但現在只能姑且相信澤村的技術了,御幸內心已經構建好了心裡建設,根本就完全放棄了。澤村開心的拿出垃圾袋,剪開,繞在御幸身上:「開始囉!」


御幸緊盯著眼前提早放好的鏡子,但眼神卻追著認真剪頭髮的澤村,早已忘記自己正在危險邊界遊走,剪著剪著,來到了御幸的瀏海處。澤村說的似乎沒錯,他的技術確實不錯,不久之後就剪好了,澤村滿意地看著自己的作品,也讓御幸看鏡子:「哦~還真的不錯~」


澤村得意地微微抬起頭,彷彿鼻子變尖變長了一點:「我澤村大師可不是被叫假的哦~啊!再讓我修一下瀏海!」蹲跪在御幸面前,御幸則是相信了澤村,沒有反對。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倉持超級滿意地看著眼前的御幸。


御幸說不出任何一句話,做不了任何表情,只覺得自己的額頭涼涼的。在旁的澤村雖然想笑,卻不敢笑,因為一切都是自己害的。


事情追溯到昨天晚上,澤村幫御幸的最後一剪,因為自己的腳滑了一下,結果御幸的瀏海就變成了妹妹頭,齊的地方很齊,剩下原本的瀏海還正常的長在頭上,澤村尷尬地說:「要、要我幫你全部剪齊嗎…?」


御幸一把抓下澤村手上的剪刀,兩人就在床上了。


澤村的脖子上到處都是紅紅的斑點:「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嘛…」穿著高領的衣服才勉強遮住掉。


御幸受不了倉持和其他人的譏笑,只好在瀏海長回來之前都戴著鴨舌帽。當然,御幸還在記仇,絕對不是討厭了澤村,但一定要讓澤村好看,所以在瀏海長回來之前,都要以剪壞頭髮為理由,好好把澤村吃個精光。



我有朋友跟我說,上一篇的點文是我御澤當中寫的最好的一篇,真的嗎???

結果這次寫的讓我好沒自信哦…哈哈哈~


幫我評論吧!給些意見~


也謝謝太太的點文~~


评论(4)
热度(45)

© Jin愛兔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