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冷CP

Message 3

御幸一也-->職棒選手

澤村榮純-->大學生

每一天每一天的過了,日記的內容寫的依舊甜蜜,澤村也依舊毫不在意的照著日記行動,就像是寫好的劇本,而澤村和御幸就彷彿是依據劇本的指示而動的演員。

與御幸生活久了,許多的事情都已學著自己打理好了,雖說獨立,但猶如是染上了依存症,澤村要是沒有了御幸,就會像是魚沒有水一般。告訴別人,可能得到的是嗤之以鼻的回應。但對於彼此深愛的兩人來說,這卻是最適合的形容。

澤村不忘地將筆記本收進背包。今天御幸又有比賽了,澤村將做好的便當放在餐桌上,無聲的親吻了還在熟睡的御幸,輕聲說道了“比賽加油”之後就出門了。

在路上不斷的煩惱著“御幸會不會睡過頭啊?”或者“會不會忘了拿便當!”之類的,想了想決定在時間快到的時候打電話給御幸。

「上個禮拜說的報告交到前面來!」老師在講臺前面不改色的盯著澤村榮純。

「澤村,沒寫報告吧?」老師說。

澤村撇過頭故意不看老師,但還是感覺到老師的殺氣,澤村緩緩地轉頭。

「咿──────────!!」冷汗從頭頂流竄到腳底,澤村對著老師勉強地露出微笑。

「後天給我,可、以、吧?」老師極度忍耐著咬牙,但臉上依然掛著那皮笑肉不笑的笑容。

「是、是的!!」澤村怕的要死。

御幸回到家已經過了晚餐時間了,原以為澤村會準備好飯菜,賭氣地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但一開門,家裡的電燈沒點亮,客廳空蕩蕩的、餐桌上也沒有晚餐。御幸開始擔心了,緊張地打開所有房門,最後看見澤村趴在沒有使用的房間書桌上睡著了。

御幸鬆了一口氣,看了書桌上的文件。

「看來又忘記做報告了啊!」

御幸將澤村抱到雙人房裡,讓澤村好好睡覺。離開房間前輕柔地吻了澤村的嘴唇。

「好好睡吧!」

澤村一路睡到了隔天早晨,驚訝著自己為什麼會在床上,擔心著未交的報告還沒寫完。看著睡在旁邊的御幸,澤村偷偷的吻了他的臉頰。

跑到另一個房間打算繼續寫報告,才發現原本白茫茫的紙張早已寫的滿滿滿。仔細一看,是御幸的字跡。澤村又跑回雙人房,大力地撲向御幸。

御幸稍顯痛苦的醒過來,回抱住抱著自己的澤村。

「咳咳、怎麼啦?」

澤村閃著雙眼,不斷地在御幸懷裡磨蹭。

「我最愛你了,一也!!」

「啊啊,我知道。怎麼突然這樣?啊,該不會是因為報告吧?」

澤村點點頭。

「既然這麼感謝我,那不如獎賞我吧!」

陽光照耀整個大地,寧靜祥和的早晨,在某一戶的家裡,傳來了黏膩的歡愛聲,大量生產著愛心和粉色泡泡。

纏綿了許久,澤村決定將報告早早脫身,於是帶上報告、背起背包,前去學校。出門前御幸告訴澤村“早上吃得太飽了~我要出去隨便走走,你要回來打電話給我~”便送澤村出門了。

今天澤村只有下午有課,所以把報告交給不敢置信的老師之後就和朋友待在食堂了。快樂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上課的時間已經到了。

澤村渾渾噩噩地上著課,百般無聊地在課本上寫著“御幸一也”,又翻翻背包內又什麼可以玩的,才注意到今天還沒有看日記,於是拿出來翻到新的一頁,但沒想到卻看到了令自己感到懼怕的內容。

澤村不顧是否還在上課,就拿著筆記本衝出教室了。不知道跑了多久,終於跑到了日記中的地點。

「一也!!」

御幸驚訝地望著即將撞上自己的車子,原本以為自己死定了。下一秒睜開眼,澤村倒在馬路上,鮮血直流。肇事的車主早已不見蹤影。

拿在手上的筆記本飛散在一旁,封面被鮮血染紅。

御幸感覺到自己的心,已沉落谷底。

原來澤村看到的內容寫著:

7月21日 

御幸在我們第一次約會的那個路口發生車禍了……

告訴我,這一切都是夢……拜託……

评论(5)
热度(29)

© Jin愛兔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