岡本信彦愛してる❤

輕乳酪蛋糕🎉

(御澤)實現約定的那一刻

平淡傻白甜

請斟酌食用

____________________


「 還記得我們五年前的約定嗎?」


澤村在睡夢中隱約聽見了低沉中帶著溫柔的聲音,有種很熟悉的感覺,對於男人的身影很模糊,似乎穿著和服,穩重的鐵灰色和靛藍色,想看清他的臉,卻怎麼也看不清,明明模糊,但卻能知道他正在對著自己微笑。


「你到底是誰?」


睜開眼,蟬鳴聲傳入雙耳,太陽往常的照亮著,徐徐微風吹拂著,打響了掛在沿廊上的風鈴,澤村半睡半醒地收起涼被和枕頭,刷了牙洗了臉後就慵懶地坐在沿廊邊,風依舊微微吹著,閉起雙眼似乎就能聽見河水的聲音,可以想像的到,清澈透明的河水在陽光照射下閃閃發光,河中有魚兒來回穿梭,地層高...

我喜歡的是全部的你(奇怪的名字)

晚來的點文 久等了\(*ˋω ˊ*)/


御幸和澤村都是大學生設定,不同校。


今天是和御幸交往的四年紀念日,兩人因為礙於不同校的關係已經許久沒有見面了,最多也只是講講電話想念對方,身體的一時燥熱也只好自己排解,卻在發洩之後感到無比空虛。


然而今天這個難得的假日,兩人早已相約好要好好約會一整天,澤村一早比鬧鐘還快醒來,圍好了圍裙,從冰箱裡不停拿出食材,前幾天回家鄉長野向母親學做菜,目的就是為了兩人的四年紀念日讓御幸嚇一跳。不停竊笑不停炒著菜,不久後,澤村非常滿意地看著自己的作品。


因為離兩人見面的時間還有一段時間,澤村決定先去沖個澡。細心打扮後,提著便當出門。


果真在...

點文,絕對不會再讓你幫我剪頭髮了!

※高中階段,三年級前輩們還沒畢業。


「御幸,你的頭髮不會太長了嗎?」


下課期間,倉持一如往常地坐在御幸前面的座位上,御幸則是望著窗外,手不斷撥著瀏海。


「啊?是長了不少。」把瀏海撥起來,輕浮地笑「把我帥氣的臉都遮住了~」


倉持瞬間轉換成萬分嫌棄的表情,抓起桌上的書本,就往御幸的頭丟過去。還沉迷在自身自戀的御幸,被書本砸個正著。


「會痛啊…反正穿上護具,頭髮就無所謂了嘛~」


「隨便你,最好是看不到前面,然後撞死好了。」倉持開心地甩甩手,一臉希望御幸快點被撞死好了的臉。


御幸擺出一臉驚訝:「洋一君,你好壞哦~」嘟嘴,想靠近倉持。


「嗚哇!滾開----...

點文,就算添麻煩我還是愛你

太太的點文~

謝謝提供,慢慢享用吧!

水花噴濺,大雨過後的天空灰濛濛的厚雲層逐漸離去,躲藏在背後那湛藍的天空露出了身影。被大雨侵略過的所有物品,校舍、樹木、雨傘……,都被沾上一層雨水。

早晨空曠的棒球練習場沒有任何人,場內的沙土吸收了雨水變成了深咖啡色。宿舍的人還在睡夢中,但室內練習場卻已傳來了有人的聲響。

澤村獨自對著棒球網投球,表情略微猙獰,澤村一直忘記不了昨日的練習賽。

知道對手不強,但依舊不能掉以輕心,第七局開始,片岡教練換上澤村,青道的比數遠超過對手比數,澤村不但爆投了好幾球、控球也亂七八糟,投出不少壞球,讓對方得了分,縮短分數差;九局下半,青道剩下三個出局數就能贏得比賽,...

占個tag

粉粉破50惹~~很開c ⊙ω⊙


感謝大家!

請提供腦洞給我,雖然不知道能不能寫的讓太太們滿意,但請太太們幫我想吧!


也算是恭喜↑(fans)


謝謝


可以點排球少年,影日和鑽石王牌,御澤。

只有兩種,很少…

Message 番外

H


欠那麼久抱歉啊!!!!

因為我不會用連結什麼的、、只好這樣了。

Message番外篇 一

Message 6 完結

御幸一也-->職棒選手

澤村榮純-->大學生

陽光灑落在大地各個角落,鳥兒的啼叫聲在枝頭上此起彼落,早晨的露水沾附在綠葉上一閃一閃的。在澤村醒過來的那天之後,終於在一個禮拜後出院了。雖然還沒有辦法說話,但澤村卻沒有半點失落,反而因為車禍住院太久,大學的課程都沒跟上,還有一大堆報告要寫。

所以目前的澤村健康地在校園裡奮鬥。

而好不容易等到澤村回來的御幸則是不太高興的賴在床上,把一早澤村丟給御幸,要御幸穿上的衣服踢下床。上半身裸露的御幸皺著眉頭、撅著嘴,把踢到地上的衣服撿起來。

「可惡的大學……」

從頭到尾一直沉著臉的御幸最終還是把衣服穿上,下了床。不管醒來之後打了多少次哈欠,御幸的臉...

Message 5

御幸一也-->職棒選手

澤村榮純-->大學生

御幸訝異地緊盯著日記,雙手不停顫抖。

御幸從來不記得自己有寫過這個。

「把榮純還給我」

手術燈終於在手術開始後大約一個多小時暗掉了。醫生的衣服上滿是血跡,所有人看到那豔紅的景象都不禁倒吸了一口氣。

御幸覺得自己的雙腳無力,根本不敢走進病房裡。倉持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御幸。詢問醫生澤村的狀況。

「澤村先生的狀況非常危急……不僅大量失血、肋骨斷裂壓迫到了肺、還有……肇事車輛也許是有撞上喉嚨,病人的氣管……嚴重的受損,可能要花好一段時間才能恢復……」

醫生說完便離開了。倉持想攙扶御幸站起來,但御幸拒絕了。一走進病房內,御幸的眼淚又不受控制...

2 / 4

© 撥影見日 | Powered by LOFTER